(1/2)
关注
投稿
首页 > 正文

从被诟病烧钱亏损到市值破万亿,美团经历了什么?

《科创板日报》(特约记者李建华)6月19日,美团点评收盘价174港元,市值持续在1万亿港元之上。

美团自3月19日股价触底至70.1港元,随后进入持续近3个月涨势,直到5月26日,美团市值达8000亿港元,仅用15个交易日破万亿港元大关。美团稳居阿里巴巴和腾讯控股之后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。

事实上,此前一直被诟病烧钱亏损的美团,通过2018年11月收窄出行业务,在2019年迎来了首个盈利之年,全年经调净利润为46.6亿元。由于今年疫情侵袭,2020年Q1财报显示,美团转盈为亏,Q1营收168亿元,同比减少12.6%,当季经调整亏损净额为2.16亿元。

从财报转盈为亏到市值破万亿,美团经历了什么?

疫情危中有机

近期市场对美团的持续追捧和看好,是基于美团2020年Q1财报超预期的长期价值数据上——疫情期间,美团餐饮外卖面临严峻挑战,Q1外卖收入同比减少11.4%至95亿元人民币。日均订单量同比下降18.2%至1510万笔。但是,Q1期间,美团外卖每笔订单的平均价值却同比大涨了14.4%。

在美团2020年Q1财报电话会议上,高盛分析师提问:从更长远角度看,疫情会带来哪些结构性变化?王兴回答,在需求端方面,更多消费者意识到送餐平台的便利性。同时,消费者会倾向接受更多样化场景的外卖,不仅是快餐,甚至是非常正式的晚餐。疫情使消费者开始愿意为更高质量的物品付款并下达高额订单。

供给端方面,除了中小型饭店,越来越多的品牌和连锁餐厅在加快线上数字化迁移。无论消费者还是商户的实际行动,都证明了美团的满足市场需求的潜力。再者,更多高端餐饮拥抱美团,是其to B转型的新机遇。

另一边厢,3月10日,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上,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宣布,支付宝正式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。这意味着,阿里进一步推动本地生活融合,推出饿了么+口碑+支付宝组合,加码狙击美团。

但短期内,阿里仍然难以撼动美团在餐饮外卖的老大地位。在本地生活市场,阿里与美团始终保持在1:2的份额比例中。这也证明了美团主营基本盘的抗打击能力。

6月17日,汇丰环球研究发表报告,重申对美团评级为“买入”。目标价由153港元上调至206港元。这意味着,汇丰环球认为,美团今年市值会达到一万二千亿港元。

美团的隐患

机遇是有了,但美团的隐患和软肋同样是明显的。

根据美团财报,营收共有三大板块:分别是餐饮外卖、到店/酒旅、新业务及其他。下文同样以此为逻辑分析顺序展开。

虽然美团是以团购起家,但目前占大盘的则是餐饮外卖业务。该业务为美团带来高频规模化流量,是美团的护城河。但是,早在疫情前,美团的年度交易用户数增速疲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美团2018年四个季度的交易用户数增速,分别是5.27%、9.55%、7.12%、4.73%。到2019年四个季度的用户数增速则下滑至2.85%、2.62%、3.12%、3.37%。不过,疫情让美团转危为机,用户减少出门,导致美团2020年Q1的用户增速飙升8.9%,交易用户数量达到4.486亿人。

另一关键指标,美团年度活跃商家增速同样在明显放缓。从2018年四个季度的增速分别为2.27%、13.3%、7.84%、5.45%,到2019年四个季度同比增速下滑至0%、1.72%、0%、5.08%,再到如今2020年Q1同比增速5%,活跃商家数量在610万。

王兴在2020年Q1电话会议中说,尽管疫情造成了美团短期挫折,但美团将继续朝着2025年每天达到1亿单和长期实现每张订单1元人民币营业利润的目标。

每张订单盈利1元人民币是什么概念?今年美团抽佣事件发生时,美团高级副总裁、美团外卖负责人王莆中曾透露,美团外卖“去年四季度每单利润不足2毛钱”。如果按照去年美团外卖全年完成的87.2亿笔订单计算,去年利润不足18亿元人民币。美团5年后要实现全年365亿利润的目标,难度不小。

相比较餐饮外卖,到店/酒旅业务才是美团的真正现金牛。2019年,该业务贡献毛利润197.5亿元,毛利润率达到88.6%。

但正是这么一棵摇钱树,一场黑天鹅新冠疫情让其在美团2020年Q1财报上严重受挫,不仅今年2月基本没有订单,未来产业恢复也不乐观。美团CFO陈少晖就对全年酒店业务复苏持保守态度,他预计酒旅订单和收入增长在Q2将继续为负数,甚至在2020年全年都将为负数。

新业务和其他方面,共享单车和网约车持续亏损。餐饮管理和零售方面虽然有起色,但与盒马鲜生、超级物种等相比,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战斗力。

除此之外,美团还有一处可能是最大的隐患需要解决。

美团运营能力强,但持续投入科研和创新能力欠缺。今年3月底,美团公有云宣布将结束为期5年的运营,就是一个例子。

根据2018年和2019年美团对研发的投入对比可以发现:

美团研发开支2017年为人民币11亿元,增至2018年12月31日止三个月的人民币20亿元,占收入百分比则由11.0%降10.0%。

2018年美团研发开支由同期的人民币20亿元增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22亿元,占收入百分比由10.0%降至8.0%。

可以看出,美团近年的研发费用占收入百分比一降再降,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,研发费用收入占比不升反降,可能会为未来隐患买下伏笔。

回到美团三大营收板块的情况。总的来说,疫情前,美团的商户和用户关键指标已经处于疲态,疫情后,现金牛酒旅业务严重受挫,创新业务还没形成规模战斗力。

经历上半年数月的经济停摆后,经济下行的代价和后遗症或将在今年下半年逐渐展露出来,这对于以服务立足的美团,更大的挑战还在后头。

美团的下一步棋

美团正在寻找外卖和酒旅以外的第三个流量和营收战场。

在美团的创新业务中,主打同城零售、30分钟送货上门的闪购业务正在成为美团的重要业务。美团2020年Q1财报显示,闪购业务收入为41.7亿元,环比增长4.9%,是美团唯一增长的业务板块。

2017年美团推出跑腿业务,后被2018年7月推出的美团闪购业务取代。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评价闪购业务是,“美团上市以来最重要的两件事之一”。

据Teach星球,今年初,美团闪购分拆出一个叫菜大全的团队。目前美团闪购业务主打C端,约有2亿款商品,覆盖包括水果、3C、母婴、宠物店、美妆店等类别。

闪购业务与美团外卖业务息息相关。美团闪购负责人刘帅接受采访时曾说,餐饮类外卖有固定时间点,比如早餐、午餐和晚餐时间比较固定,我们这些非餐饮类等配送时间分散,没有那么固定,现有运力足够同时满足餐饮和闪购。这相当于把处于空闲时间的外卖运力复制到闪购业务上。

另一方面,疫情的出现,也加速了同城零售这个新兴市场的竞争。

据《晚点LatePost》,美团闪购2019年日均订单量达数百万单,年成交额规模在数百亿元,在同城零售这个市场发力的,还有美团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。今年4月中,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,阿里内部人士表示,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阿里巴巴CEO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。

从本地生活到同城零售,美团与阿里势必有一场恶战。摆在美团面前,除了稳住基本盘,还有不断开拓新流量入口的重担。

对于新兴业务,纵观美团发展史,王兴擅长采取跟随战略,并通过运营后来居上——早期团购对标美国groupon、外卖对标饿了么、酒旅对标去哪儿携程莫不如是。运营始终是美团的强项。

美团虽被市场追捧,但自身有多处隐患。在动态竞争上,美团的主要竞争对手阿里巴巴,近期一直被拼多多、京东围攻,或许这是美团大力开拓闪购业务的有利时机。如何为下半年的不确定性添加安全防御机制,是美团当务之急要考虑。

热门推荐

Copyright © 2018 vbaiyin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